朱利东:在青藏高原谱写20载地质之歌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14 15:47

  :朱利东,49岁,教授,成都理工大学地质调查研究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国土资源部派驻武警黄金部队区调专家。主要从事青藏高原地区的地层与沉积学方面研究。近年承担本科《古生物地层学》和研究生《古生物学新进展》等课程教学,主持中国地调局“西藏改则东4幅1:5万区调”等研究项目。在中文核心期刊发表论文100余篇,刊出外文期刊论文11篇。获国土资源部科技成果二等奖,成都理工大学科研成果一、二等奖3项。

  “我还想再干十年,还想跑十年的高原。”49岁的朱利东,目光深邃,语气坚定。至今,他从事西藏地质研究已整整20年。朝看水东流,暮看日西沉 。20年弹指一挥间,他为何选择结缘地质,且仍然坚守前行?又与地质有哪些不得不说的故事呢?

  一个生长在松嫩平原的男儿伫立于祖国大地的东北方,面临人生重大选择时,因想闯,选择了地质。因敢闯,选择了青藏高原。

  “我渴望看到外面的世界,年轻时就想往外闯荡”,朱利东谈及与地质结缘时说到。“那时父母希望我考到交通铁路类的大学念书,因为父亲与姐姐都在家乡黑龙江齐齐哈尔的铁路车辆系统工作,以后好接他们的班。但我一直向往地质人的野外豪情,渴望了解地质方面的知识。”

  1983年,18岁的朱利东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带着那颗年轻想闯荡的心、对地质知识的渴求欲来到武汉地质学院(现中国地质大学)学习,先后获得古生物学与地层学专业本、硕士学位。在这段求学路上,朱利东刻苦钻研,拥有极大的热情与拼劲。硕士导师丁梅华教授指导他开展早三叠世牙形石地层的研究时,他为了提交高质量论文成果,独自一人去湖北大冶做地质调查。白天,他一个人上山,完成剖面踏勘、测量、记录和样品采集工作,晚上住在煤矿没有窗子、只能放下一张床的土坯房。“每个牙形石样品重达3公斤,整个剖面需要2、3百件样品,一个人每天就是拉导线、记录和采样,这样的工作一做就是两个月”,朱利东忆起那段岁月时说到。

  积累了扎实的理论知识与丰富的野外实践经验,朱利东想往更远的地方闯一闯。1992年,他来到成都理工大学任教,刚放下背包,就和刘登忠等老师跑川北、三江一带做区域地质调研,开始了他的区调生涯。“地质人总是不断地行走,做完一个项目又有另一个项目,哪里需要我就往哪走”,1995年,朱利东第一次开始了在西藏的地质调查工作,去到了藏北无人区——羌塘,参与了学校承担的中石油羌塘盆地石油地质调查项目。由于羌塘盆地是我国勘探程度最低的海相中生代盆地,且工作环境很有限,朱利东等人的工作主要是露头尺度的石油地质调查,第一次在羌塘盆地做较为系统的油气地质调查,获取了丰富的一手资料,为之后的油气地质工作奠定了基础。

  “青藏高原在地学界的关注度极高,有很多地学的热点问题,但由于环境艰苦,当时后勤保障也不完善,能在那里开展野外工作很难。”朱利东谈及选择西藏时线年,我来到成都理工大学读博师从王成善教授。王老师在沉积学与青藏高原隆升等研究领域卓有建树,他传授给我的地学知识和对西藏地质研究的热衷感染了我,他正是我走上西藏地质研究之路的引路人!”

  “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轮回,只为途中与你相见”,仓央嘉措在西藏谱写了这动人情歌,只为心中的玛吉阿米。而朱利东20年间从事西藏的地质研究,几近把整个青藏高原都跑遍。从喜马拉雅山到祁连山,从三江到阿里……也曾转山转水转高原,不为名利,只为地质事业而奋斗。

  1995年,朱利东第一次入藏,那年刚入藏就遇上了三次惊险的遭遇。“有一次令我印象最深,因为一些队员还因此落下了病,腿还经常疼”,他回忆那是在羌北的白龙冰河无人区,已经离开驻地两天的三台车都没油了,只能走回驻地寻求救援。夏季的白龙冰河也有近一公里的宽度,河面有厚达5米的冰盖,绕行行不通,“完全可以在冰面上开坦克了,在东北老家可是见怪不怪的”,在冰寒地冻间体力不断消耗,本以为是条暗流河,可直达对岸,然而谁知,行至河中间涌现出湍急的明流,明流两岸形成三米多高的冰雪陡崖,要回到基地就必须穿过这条河。朱利东二话未说,和队员一起脱下军大衣铺在冰崖边溜到河谷,寒风凛冽,河面冰块漂浮,浸泡在冰河里的双腿已麻木,但他和队员们仍在河里咬牙坚持,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对岸。谈及此事时,胆战心惊的画面历历在目,但朱利东声音依旧低沉,又语:“平常心对待就好,搞地质工作总会遇到这种事。”

  回望过去的种种经历,朱利东认为在西藏无人区的地质工作需要个人英雄主义,但更需要团队协作精神。当时的救援大多都是队伍内部的自救,由于环境与通信的限制,根本无法依靠外部力量,团队的组织和安全管理是野外地质考察最重要的前提。“我希望我的团队在面对困难的时候永远不要放弃,因为身后有你的战友,我们是一个团队!”

  在西藏出野外地调考察时,朱利东是个敢闯敢拼,乐观豁达的地质人。在做科研项目的研究报告时,朱利东又是个锲而不舍,严谨谦虚的科研人。

  科研无止境,朱利东在西藏主要研究基础地质与油气地质两个方面。他从事西藏地质研究20年,曾在班公湖—怒江结合洞错发现榴辉岩,在青藏高原从事新生代盆记录与高原隆升,参与的科研项目《兰坪盆地演化及其成矿条件研究》项目获得国土资源部科技成果二等奖 ……“对于地质人来说,每一项研究成果都是团队合作的结果。没有团队的同心协力,是无法做好科研的!”朱利东坚定地说到。

  对于做地质科研项目,朱利东认为这是一个循序渐进,不断探索发现的过程,“我们都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从前人的认识出发,通过思考和工作提出新的问题,再在调查研究中解决问题和提出新的认识。”

  可可西里无人区是世界第三大,也是中国最大的一片无人区,这里地势高峻,平均海拔高度在5000米以上,气候寒冷,常年大风,空气稀薄。朱利东六次进入这片“生命的禁区”进行地质考察,勇者无畏。

  “在无人区即使环境气候再恶劣,队员们都会勇敢面对。即使是黑熊豺狼也已习惯。丢鞭炮、吹哨子,就能把猛兽给吓跑。但与野牦牛相遇时,就要和它来场生命的追逐了。失群的野牦牛十分凶猛,大的野牦牛能把车子给顶翻,当遇到它时,我们只能掉头就跑,那里的野牛跑地比车还快,就是转弯没有车子灵活,我们必须在坎坷的路况下加大马力,接近了就急转弯,这样才能摆脱了独牛。”朱利东讲述这场“勇敢者的游戏”时一点也不后怕。

  陷车、挖车、迷路、受困、高寒、缺氧、体力透支……这些都只是朱利东地质研究路上的小插曲,“进去了就要相信一定能出的来”,他以这样的信念鼓舞着自己和队员前行。在他心中,6进可可西里早已风清云淡,于他眼中,是翻不完的岩层经卷,望不尽的雪峰塔尖。

  习会见泰国总理李克强默克尔通电话北京火凤凰晚霞发改委密集批项目收费公路延期收费薄瓜瓜现身纽约购物老布什呼吸暂停送医养老改革方案获通过万达上市尼加拉瓜运河动工安倍连任日本首相最高法巡回法庭武器贸易条约生效养老金改革方案艾滋病拆迁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