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纪念老帅哥马克坚先生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07 17:25

  我使劲地记住了1973年前后马克坚帅气的样子:穿着一件永远整洁如新的府绸白衬衣,戴着一顶亚麻遮阳帽,也许还有一副浅茶色的太阳镜,沿刚刚破土动工海埂基地的红土埂子逶迤而行,时时有人来问一些问题,他就耐心地解释,用夹在耳朵上一支红蓝铅笔画出图形,冬季回归的红嘴鸥在岸边盘旋,他会挥挥手,“哟哟嗬”……

  马克坚先生是中国足协的异类,但他是那个时代的帅哥,两鬓修得光光的,指甲铰得干干净净,说话的时候永远会认真地看着你如昆明三月回暖的风。我不认为说起一个走了的老人年轻时情史有什么不妥,这是他生动的地方,比起后来中国球员的种种绯闻,他和电影明星“金花”的那段爱情成为圈子里一直传说的故事,很上档次,非常美好,虽然没有更长久的结果。

  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小马克变成了老马克,但他仍然是帅哥,那种由内而外骨子里透出的帅劲儿。1995年春训,基地领导为放松大家的神经在食堂办了一个交谊舞会,可我们都不大会跳,穿着各种杂七杂八服装上场,肩膀一耸一耸地,很滑稽。这时,马克坚穿着一身整洁的长袖衬衣、笔挺的西裤进入舞池,他会跳华尔兹,自信而坦然,我们都看花了眼。他特别懂礼貌,每回舞毕必欠欠身把人送回到座位。这让老阿姨和小姑娘们都很喜欢他。我一直认为,他是足协内部少有的情商很高的人,而中国足球,缺的就是情商。

  他的智商也很高,能说一口流利的外语,中国职业改革之初21个文件有16个是他起草的,所以他才是真正的“联赛之父”,奠定了中国足球职业化的思路。虽然他也曾支持十二分钟跑,但想想球员们连女垒队员都跑不过,就应该理解他。听说晚年的时候他有些懊丧,因为当初选帅二选一时他选了施拉普纳而不是克劳琛,但这怎么能怪他,时光不可倒流,而且比起那些“该做决定时思考,遇到困难时授权”的足协官僚,他更有勇气。

  刚刚听说,王俊生在办公室里叹了一口气:“中国足球害了老马啊,以老马的聪明不来干中国足球,早就在总局当上副局长了,他太有才华了”。不过我想谢谢老帅哥马克,如果没有他,可能中国足球现在还在搞体工队,还在拒绝使用外国教练,在谢亚龙、阎世铎一意孤行时,听不到一丝冷静的声音,这声音是:千万不要走回头路,那是历史倒退。

  昨天我说,该走的人走了,不该走的人还活得挺滋。不过我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我觉得马克坚并没有走,比起那个毫无生气毫无温度的机构,他的温度永远留在那条悠长而晦涩的通道里,成为中国足球还活着的惟一生命体征……永远的老帅哥,马克坚先生。